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 > 看点 >

小牛飞龙?小牛资本百亿爆雷疑云:抽屉协议、涉嫌自融!!



    发布时间:2020-05-20 08:00   作者:admin  来源:8056

本文原标题:小牛资本百亿爆雷疑云:抽屉协议、涉嫌自融!!

本网今日讯 冉淼称,有些理财产品的起购门槛高达百万。当有投资者资金不足时,杨芷就会找其他投资者拼单,凑足一百万后,共同购买一份理财产品,每个投资者的出资金额为10万元起。

根据金一文化的公告,仅在2017年,金一文化就对上海金一进行了11次共计3.8亿元的连带责任担保。

2014年11月借款到期后,飞龙地产违约未尝清本息。经诉讼,法院于2016年7月判决飞龙房地产和担保方需偿还本金及剩余利息。过了两年多,飞龙地产及担保方一直没有还款,深圳市中级法院于2018年10月22日判决强制执行。

4.涉嫌自融

如果说上述鼎问系列和富汇华夏系列私募基金是利益关联方在生意场上的暗地布下的一张网,小牛新财富只是其中一环。那在金交所产品中,可以说小牛资本旗下的公司算是自编自导了一场戏。

小牛需要想新的方法来维持这一曾经的巨无霸不要轰然倒下。

两个月之后,赋格投资的股东也发生变更。杨雄杰全部退出,由其他自然人接手,至此与鼎问智盈1号产品无任何关系。

此前,小牛新财富在常州、天津、青岛等地的分公司已被当地经侦立案。4月23日,投资人告诉投中网,小牛新财富重庆分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被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经侦支队立案调查。

而小牛生泉,也是小牛系的一家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彭最鸿还是小牛新财富在全国多地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在近百家小牛系企业持股。据媒体报道,彭最鸿的另一身份则是小牛资本实控人、董事长彭铁的侄子。

经调查发现,在这些私募基金中的各相关方之间,存在着诸多利益关系。

由此可见,虽然在富鑫二号产品中参与的相关公司众多,但实际参与方只有小牛系,千弘巨的两家子公司,及投资人端通道的世银资管等三方。投资人所谓投资的真实标的,实际上也非飞龙地产的债权收益权,而是小牛生泉所有的108套房产。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小牛会自编自导了以飞龙地产为底层资产的富鑫二号这出戏。他们并不期望飞龙地产还钱,只是利用这层已有的债权关系包装出一个可以售卖的金交所产品,来获得新资金,解燃眉之急。

在上述小牛新财富投资人写的报案材料中,他们表示,除涉及36亿元私募产品外,“还有大量地方金交所产品,未兑付存量规模不详。”

小牛新财富前销售告诉投中网,富鑫二号的第一款金交所产品在2018年11月6日起息。也就是说,小牛新财富知道底层资产几无偿债能力,却仍向投资者发售。

小牛新财富北京区前销售李云也称,私募产品逾期后,北京区域总经理在会议上曾公开承认私募的资金曾挪用至小牛在线。同样,在私募出事后,小牛在线的钱也曾挪用至小牛新财富。

小牛新财富之外,小牛资本旗下另一大主要的资金募集来源是P2P平台小牛在线。在小牛新财富于2019年3月爆发逾期之前,小牛在线就于2018年6月爆雷。据官网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小牛在线借贷余额为104.19亿元。

同时,杨芷还为拼单的投资者们准备了一份“合伙购买协议“,协议中注明了参与拼单人的姓名、投资金额、收益、产品信息等,最后由参与拼单的投资者签名,以此作为保护。

3.利益关系网

王一、冉淼自然也被骗了。王一所投110万元,除一笔25万投资安全退出外,余下两只产品均已逾期一年多,可能损失85万。冉淼购买的1份私募产品和4份金交所产品,共计120万元,至今没有回款。

在向投资人推介这些基金时,除了介绍标的本身,富汇华夏着重介绍了这些规模不一、地区不同的珠宝行业公司,都是一家珠宝上市公司的上下游供应商,它们通过这家上市公司作为核心企业,进行供应链融资。

不过,在一份由杨芷出具,冉淼、王一等人签订的“合伙人购买协议”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公司的公章。

同样,在还款来源上,富汇华夏在三份基金推介材料中都写明还款来源有三,一是应收账款回款,二是融资方到期强制性回购,三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及大股东担保偿还。如今基金逾期,说明应收账款回款这一来源受阻。

现在单从股权上看,原本只是帮忙管理基金的鼎问资管成了背锅侠。其目前是前海爱创的大股东,从债务关系上,鼎问资管应偿还投资人的钱。但鼎问资管需要承担责任的不只这一只基金,其作为股东的旗下多家公司还是富汇华夏系列逾期基金的保理公司。

根据富鑫二号的产品结构显示,摘牌方益鸿保理和挂牌方世银资管不过是表面上的交易对手,实际的底层资产则是秦皇岛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飞龙地产”)于2013年11月13日向深圳市小牛新富壹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小牛新富壹号”)产生的1亿本金,期限为12个月的借款。

首先,原始债权人小牛新富壹号将债权收益权转让给了深圳一子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一子”),深圳一子又将债权收益权转让给摘牌方益鸿保理,最后由益鸿保理在金交所挂牌。

小牛新富壹号为小牛资本控股90%的子公司,与富鑫二号的销售方小牛新财富是一家。

据Wind,碧空龙翔和钟葱则分别曾是金一文化的大股东和实控人及董事长,亦即富汇华夏在推介材料中所指负担保责任的上市公司实控人及大股东。

这之前十天,前海爱创的投资人发生了一系列变更。先是持股91.4%的大股东杨雄杰退出投资人,赋格投资成为股东,获得了杨雄杰所持股份。紧接着赋格投资又将所有股份转让给了鼎问智盈1号基金的管理人深圳市鼎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鼎问资管“),赋格投资不再是前海爱创股东。

面对上百亿的资金缺口,和不时找上门来维权的投资人,小牛如何应对?

那么,向投资人销售基金的小牛新财富,在这充满利益关联的基金迷城中扮演什么角色呢?又或者它也是受害者,被基金公司坑了?




上一篇:上海出台养老产业新政 业内:长租公寓结合养老值得关注

下一篇:5月19日0时至24时山东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鞍山在线版权所有
ICP备11111111号 联系电话: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