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养生堂 > 中国梦 >

如沙:狂飙雏鹤(连载一) ZZZA



    发布时间:2020-03-23 19:38   作者:admin  来源:tianya

本文原标题:如沙:狂飙雏鹤(连载一)

本网本日讯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发小和牛头洲水陆洲老三届初中同学!  《 旧事只能回味》:  http://sa.sogou.com/sgsearch/sgs_video.php?docid=a6097351f94fcde9ec76228df6fd789d&mat=12  《友谊地久天》:  http://sa.sogou.com/sgsearch/sgs_video.php?docid=201012Ce0HdfuP&mat=12  狂飙雏鹤(连载一)  如沙  2020年3月14日  引子  “三.八”国际妇女劳动节那天,一位二十多年未晤面的女同事的一曲“旧事只能回忆”从微信中不期飘来,颇出意外,歌声自然是婉转悠扬动听的。我习惯听老歌,初听此曲,仔细琢磨,觉意切情真,音韵愁感,回味无穷,比“友谊地久天长”之歌更引人入境。我在网上找到原唱,泡上一杯老末叶茶,从申时静坐竟夕,任那并不如烟的少年旧事随斯时斯曲在面前若隐若现。禅坐回神,窗外暮色四合,少有亮色,叹了一口吻,不忍这些恍惚碎片消失,遂趁着这阴阳天,困守日,寥寂时,轻敲键盘,以流水账形式将其记载下来,内容并不连贯,也无其他深意,不足为今人称道。   (一)少年乐源  1963年3月5日,毛 为雷锋题词:向雷锋同志进修!全国开展大张旗鼓的进修雷锋勾当,争做大好人功德。3月中旬的一天,在水陆洲完小操场上,700多名小学生整队荟萃肃立,戴韵梅老师站在课堂走廊前面的台阶上,手持土喇叭,用悲惨的声调向全校师生讲述雷锋的魔难童年。当讲到雷锋母亲不堪田主欺凌吊颈自尽,雷锋抱着母亲的脚哭喊时,戴老师用嘶哑的喉咙凄切地喊着:“妈妈,妈妈!”学生个个泪如泉涌,时余在五年级乙班。  50多年已往,戴老师已作古多年。每年3月5日听到“进修雷锋好模范”歌曲,当年情景再现脑海。  1964年春节期间,洲上忽然呈现了五、六个年老大姐演陌头剧,演的是约翰逊被刺杀后肯尼迪上台的故事。饰演肯尼迪的是同学王国英的老兄,在水陆洲服装厂事情。“肯尼迪”头上带着上尖下园的纸糊的长喇叭形帽子,纸帽子上面写着肯尼迪三个字。他被其他哥姐饰演的世界各国人民围在中间。“肯尼迪”说了这样的话:小弟约翰逊不幸被刺,我来接替,我们炸越南,做坏事,不得人心,受到各国人民的强烈阻挡,走投无路,不知如何是好。说到这里,“世界各国人民”就伸脱手指着“肯尼迪”做批判状。“肯尼迪”受到惊吓满身筛糠团团转,身子矮下去,终于被世界人民打垮。陌头剧引起了惊动,许多人围着看。表演队是从洲尾的轮渡船埠往南演过来的,走到一个住民堆积地就演出一次。我们一大群小学生追着看,从灵官渡追到天伦造纸厂,一直看到他们竣事。陌头剧给洲上的春节带来了格外的欢喜,约翰逊和肯尼迪是我们那几天学舌冷笑的对象,被肆意蹂躏着。  1964年上学期开学后不久,我们水陆洲完小全体小学生排着步队,走到半里外的水上文化宫影戏院开大会。水上文化宫本是水上船民的娱乐场合,也是整个牛头洲和水陆洲上住民看影戏和听书的处所。那天文化宫热闹得如同开了锅的滚水,洲上三个小学的学生都来了,把一楼和二楼挤得满满的,我遇见了本来就读的牛头洲完小的陈老师和同班同学,额外亲切。每个学生手里拿开花花绿绿的小三角旗子,随着台上的批示,喊着“打垮美帝国主义”的标语,唱着“山连着山,海连着海,全世界无产者结合起来”和“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的歌。“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的歌词是:“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巴拿马、巴拿马、巴拿马万岁!(前四句曲调:5.3-21 3.5 61 5)”标语声和歌声把影戏院都震得嗡嗡的响。  标语和歌声事后是听陈诉,陈诉的或许意思是:美帝国主义血腥搏斗巴拿馬人民,使我們万分愤慨,中国人民果断站在巴拿马人民的一边,完全支持他们阻挡美国侵略者,要求收回巴拿马运河区主权的公理动作,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仇人;还提到了“刚果,卢蒙巴”等词语,那时不懂这两个词。但美帝的凶恶形象紧紧地在心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谁人时候,最风行的歌有三首,一是“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二是“全世界无产者结合起来”,三是“瑰丽的哈瓦拉”,都是强烈阻挡、控告美帝的。不意四十年后,唱着这三首歌长大的孩子的孩子,一窝蜂地在美国“扭腰”。    初中一年二期,学校开展“一对红”勾当,招呼班上的同学互相帮忙,配合进步,两个同学自由组合结对,我自然和老伴侣张国民成了“一对红”。我们从来是无话不说的,但不会作古正经交心说互相勉励之类的话题,倒是和黄艺同学一起,三人在学校西边草丛中“推金山倒玉柱”,演了一出“校园三结义”。然而与我不是“一对红”的两个学姐常常找我谈话了,课余或其它在校空闲时间,她们两个或是一个,对我用手一招:“我们同你讲几个事”,我就乖乖地跟着她们走向操场某人不多的处所。“你这段时间体现还是不错的,守规律,降服了什么什么弊端,”她们如是总结着。然后是什么要体贴他人咧,帮忙别人提高思想咧,要主动靠拢团组织咧,写入团申请书没有啊等等;这样的教育七、八天来一次。她们的立场是严肃而又老实的,声音温和,语重心长。我只有颔首的份,谁叫她们比我优秀呢,谁叫她们比我年龄大一点呢!嘀嘀咕咕一阵后,叮嘱又叮嘱,就散了。这是校园里风行的著名的“交心”勾当。她们呢,帮忙了同学,完成了心愿;我呢,一脸蒙圈。颠末她们不懈的帮忙,我的觉悟有了很大提高,那表现是写了一份入团申请书。她们仔细查抄后,说这里要改,哪里要奈何说,我就改了又改,再给她们看,终于说根基可以了,于是由她们代交给学校团支部。我很冲动——终于与团组织接上了头。其实,她们俩本身还不是团员,预计正在造就中。谁知,若干年后,个中的一个成了带领我的家庭事业的焦点气力,以至于今。  担负初二、初三年级语文讲授的老师姓D,是个老汉子,50明年了,只身,不高的个子背有点弯,一年四季戴一顶蓝色单帽。他是读过四书五经的,念起文言文来抑扬顿挫,颇有《三味书屋》中的塾师先生的味道。此刻他的浩瀚已退休了的老学生,在微信群中还时不时地拽上两句文言文或捎带微酸微软的“赋得古风X韵”,就是其古文基因的传承。D老师上课有个癖好,就是从不听课的学生手里夺过书本,向课堂角落弯里狠狠地甩已往,嘴上一边气咻咻地说“你不必来念书了!”接着训两句,也只训两句,转眼继续他的讲读,其他学生就在他看不到的处所辉煌光耀地笑着,每堂语文课险些有这样的喜剧产生。因此,这“你不必来念书了”就成了校园名言,在同学中传播,当要取笑某同学时,常仿照D老师的口吻和行动冷笑对方。因为是只身,D老师囚首垢面,身上的衣服长年不洗,以至胸前发亮;被子、帐子也不洗的。老师和同学们常有议论。厥后,初三班的女同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校园里建议了为D老师洗衣服和被子、帐子的勾当,获得了学姐们的努力响应。她们把D老师换下的衣服、被单、帐子放在水泥乒乓球桌上,涂上一层厚厚的肥皂,用毛刷使劲地刷着,一边刷洗一边嘻嘻哈哈地仿照着D老师的特定语言。D老师或许被学生们的义举所打动,教室甩书的行动渐渐没了,同学们很久没听到过他那“你不必来念书了”的口头语,却又反而不习惯。  同学何乔山比我大两岁,语文似乎得D老师真传。夏日初临,南边缓缓吹拂,同学们弱不禁风,皆昏昏欲睡。何生不禁诗兴大发,乃口占一首:南风悠悠,睡意正稠;我望老师,心中发愁。此诗贴切、韵味十足,真个是“十二个鸭婆子过塘基——妙哉,妙哉!”何乔山不忍其佳构隐藏,又将它鸾翔凤翥地写到功课本上,被老师发明,当着全班念了出来。大家很是服气,目光聚焦在何乔山身上,觉得老师是表彰,正欲开口点赞,谁知老师口风一转:你看着我发愁,还不晓得我看着你发愁不发愁呢?同学们哄堂大笑,惊碎一泓困意,化为涟漪。  学校老师根基是年青人,只有D老师年纪大,师生之间常常搞点勾当,每期必举办师生篮球赛。角逐时,老师都到场,替换上场;学生则是初二、初三两个年级的篮球精英结合。在赛场上,老师中最活跃的是高高的有体育潜质的年青女老师罗秀先生,她可以满场奔跑,投篮也容易掷中,学生想“盖帽”心有余力不足,但老师们还是放水时候多;D老师也上场,以打酱油为主。学生中刘文羽、练刚伟、唐水成、李义光等人是主将,冲劲足,为制止冲撞到老师,主要是躲闪、传球、远间隔投篮为主。师生间角逐讲求输赢,又不以输赢为目的,边打边逗乐,看热闹的同学为双方呐喊,氛围热烈,操场之上,其乐也洩洩。  (下图为1968年元月,66、67、68三届初中结业生,部门同学与老师、事情组在岳麓山下的合影,二排左四者为常常帮我提高思想觉悟的两个同学之一。)    牛头洲、水陆洲四面环水,那时家家都是到湘江河里担水吃,通自来水还是厥后的事。为了防火防盗,居委会要求每一地段的每个家庭出一小我私家,构成几个查水步队,一般是一个成年人带着几个初中生,轮流去四周家庭查水。我是家里查水的代表,常和 4、5人一路,手里提着马灯,夜里在静暗暗的马路上说着话,走向每个家庭。被查抄的家庭一般都是开着门的,看到我们来了,主动起身,高声地号召着。查水的也很响亮地纷纷喊着“某娭毑”或“某嗲嗲”,安谧的家庭马上热闹起来。主人家把我们让进屋,带到厨房里,我们用马灯照了照水缸,又看看灶上的煤火封好没有,灶角弯不能有柴火。假如缸里水不足,我们中为主的就会申饬主人家:水还少了一点,来日诰日多挑点水,要小心火烛等等。查抄完了也不坐,走向另一户家庭。有的家庭来了客人,我们带头的人也会随意地打号召,“嚯,来客了啊!”于是主人就先容,这是我家谁谁谁,是什么亲戚,来住几天;我们的人就会说“稀客,稀客,多玩一向。”这几句话看似泛泛,却也是查水的附带任务。如有15、16岁少女的家庭,来了不熟识的年青满哥,查水的就要多问几句,还会在其他人家对质,主要是要防止少女早恋。发明有少女早恋的,查水的就会向居委会和学校陈诉。  1966年5月,学校组织学生批判“三家村札记”、“燕山夜话”和“邓拓、吴晗、廖末沙”。危高朋同学当任我们初二班的节目批示,他用一根尺把长的细圆形玻璃管当批示棒,上下摆荡批示我们一遍又一各处唱毛 语录歌,指导我们演批判邓拓、吴晗、廖末沙的小话剧。我和“老易”(易取平)、曾仲明、张国民构成一个自学小组,一日下午,都在张国民家里做功课,张国民家里的收音机(1964年湘江大队社教事情组黄同志,在运动竣事时将收音机赠予张父)重复播放着两首毛 语录歌, 一首是“带领我们事业的焦点气力是中国共产党”另一首是“下定刻意,不怕牺牲”。一个男音教,合唱团随着他学,一遍又一遍讲授,我们也随着哼。张国民的弟弟张国建是附中学生,他拿出一本夏历,把夏历上的一组字谜给我们猜:老曲探友上辰州,李家兄弟把子丢。鲁公日落江边去,碰见文儿伴黄牛。我们几个口说手指一下就猜出来了。接着我们又接头如何演出批判“邓拓、吴晗、廖末沙”,张国民的父亲张汉嗲是花鼓戏票友,曾与何冬宝在洲上的文化宫同台表演过。他告诉我们演戏的要领,并兴致勃勃地走台步演练给我们看。  学校西边是湘江小河,对岸是天马山。秋冬季河干水浅,露出宽阔的白色沙滩,有时完全断流,可以直接走到对岸去。六月的一天下午课间,一个同学发明沙滩上有两个大学生在写字,等他们走后,同学喊我们去看写的是什么。我们一窝蜂地跑下河滩,看到沙滩上鸾翔凤翥十四个草书大字:四海翻滚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于是大惊小怪起来:啊呀!这是诗呢,是一副春联呢!我们把这字记下来,问老师,老师说是毛 诗词。大家感应震惊,这是毛 诗词呢!于是,我们开始汇集毛 诗词,其实,社会上已经风行读毛 的诗词了,我们也学着背诵毛 诗词,最喜欢背诵的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墨客意气……数风骚人物,还看目前;乐趣来了有时还试着模拟口占一首,我也受着影响,逐步成了积习。  从批判“三家村”开始到批判资产阶层反动教诲路线,我们除了演节目就是在课堂表里贴大字报,在课堂开会颁发演讲,但都是空对空,没有指名道姓批判老师的,也没有让老师站在讲台上受批判,更没有产生过打老师的事。不外,大批判中同学们体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兴,奋笔疾书张贴大字报,抢着在会上讲话。真是怪事,平时作文一窍不通的,竟也把大字报写得满满的;教室回覆问题“狗啃螺驼”的同学,批判讲话却流畅得很,还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同学们的潜意识里涌动着“当家作主”的感受,一如此刻雀巢咖啡的告白语:“味道好极了!”  七月放暑假,事情组摆设学生到学校守校,六、七个同学值一个班。学校处在四通八达的菜园中间,没有围墙,附近少有人家,西边是河岸上的一排树林。有值班任务的同学在家吃完饭,丢下赚钱的家务,从两里或三里远的处所步行来守校。所谓守校,就是白日在学校里或转悠或在课堂里谈天,晚上就把课桌和门板架在学校操场上,男女同学在各自的“床”上谈天讲故事,看星星眨眼,在蛙唱虫鸣中,渐渐入眠。没有蚊帐,没有毛毯,每人手里摇着一把扇子,既赶蚊子又扇风,第二天早上回家,来日诰日又来。守校是个新鲜事物,同学们把它看作一个神圣的政治责任,兴致很大,我也想去,同学们来喊,父亲差别意。  河东的广播天天一大早就播毛 语录歌,或者朗诵毛 语录,洲上大马路的显眼之处都贴上了毛 语录,社会上背诵毛 语录成了一股热潮。我们随到那里串门,就会有尊长问:“你们背得几句毛 语录么?”什么叫背得几句?我们就会说:“随你啷个点噻!”于是他或她就点起来了:“我们共产党人比如种子”,我们接下来:“人民比如地盘……”;“再来”,我们自得地说。他们又点,什么“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因为我们是为人民办事的”、“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千条万绪”等等熟得不能再熟的经典。渐渐他们点不下去了,口里就说:算了,不考你们了。那段时间处处都是这个场景。  牛头洲、水陆洲虽然比力荒僻,政治民风却是与城区同步的,唱语录歌、背语录的程度比城里不弱。那些连“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毕业文凭都欠缺的尊长,可以做到张嘴就来,个中还出了好几个背语录的妙手。水陆洲尾的刘三娭毑,是近五十岁的老人,是水陆洲最著名的进修毛 著作努力分子。她大字不识,就全靠请别人念语录给她听,和从广播里听语录,心记下来,听得几遍就背出来了。久而久之,她成了水陆洲背语录最多的人,还能把老三篇全部背出来,连学生都不如她。她还主动组织四周的家庭妇女一起进修。刘三娭毑平时为人豪爽,又贤惠,措辞轻言细语,出格乐于助人,因此她的威信比居委会干部还高。她一通知,四周的妇女就来了,多的有二十几个,至少也有十来个。谁家宽敞一点的堂屋里或房前空坪上,围着一群妇女,人手一本红宝书。识字的人带读毛 语录,读报纸上的社论和其它文章,刘三娭毑给大家讲从广播里听来的政治时事,然后大家随心所欲讲话,说到那里算那里,没有层次,没有发言秩序,只因为都是旧社会过来的穷人的缘故,她们所说的内容忆苦思甜居多。  九十年月,刘三娭毑年岁已高,独自一人居住坚苦了,要往外地投奔儿女。临走前一个月,她每天眼泪巴沙,舍不得脱离这个处所,舍不得脱离从谁人年月结下深厚情谊的邻人。但在这个时候,人们已经无暇也无能照顾到她了。(待续)




上一篇:最新新闻事件报道:张家界市王强进操纵香港野鸡生意业务所币圈骗局被维权者当街捅死?传销生意业务所理想韭菜

下一篇:从武汉游到了纳斯达克,斗鱼上市,股票代码DOYU SESQL

 
 
鞍山在线版权所有
ICP备11111111号 联系电话:1111111111111